咪蒙的助理vs北大的博士

今天被朋友圈的两篇文章刷了屏,一篇是自媒体网红咪蒙的《说来惭愧,我的助理月薪才5万》,另一篇则是《清华硕士集体逃离北京!中科院科研人员:我为什么离开》。好无疑问,两篇文章的标题都相当吸引眼球,而我也是完完整整的读完了这两篇文章。

很显然,我的月薪没有5万,于是抱着好奇的心态看看这个咪蒙的助理何德何能可以月薪5万,而且咪蒙小姐很明显又是为了制造话题,在5万前面增加了一个“才”字,这是对我等P民的赤果果的挑衅,而对于咪蒙小姐的惭愧,此文不予评论。当我看到第二篇文章的时候,被四个字两个词狠狠戳到,那就是“逃离北京”,这是萦绕在“北漂”一族心中挥之不去的影子,有多少人为了梦想而来,又因为现实而离开。而这两篇文章恰恰是梦想与现实的真实写照。

想到这个在中科院就职的北大的博士,我又想到之前曾刷过朋友圈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,相信他们都为这个城市,这个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,但是现实在他们面前就像一个无法攻克的课题。北京越来越像一个吸血鬼样的城市,把年轻人的梦想激情吸干,成就了北京的繁荣与发展,任凭那些枯萎的灵魂独自挣扎。

也许是北大的博士期望太高,身边也有不少北漂的小两口带着孩子租房过日子,不可否认,在北漂人看来房子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孩子教育的问题,结婚没房子可以忍,生孩子没房还可以忍,孩子上学没房就真的不是忍的问题了,因为真的是忍无可忍(想忍都没有忍的机会)。

年轻的时候谈理想谈奋斗,可是当人到中年,经历了象牙塔以外的世界的洗礼之后,曾经的情怀被磨掉,身上开始积满世俗的灰尘,就像那篇《曾经我们还有诗和远方,现在我们只想买房》,而如果曾经的努力已不足以帮你挑战当下的现实,或迷惘或彷徨或逃避。

最近一个朋友告诉我想来北漂,她从大学毕业就在一个二线城市工作,7年的职业生涯从没跳过槽;而如今却要放弃舒适选择来北漂。我没有给她太多的建议,只是把我在北京这些年的感触告诉她。而我,最近也在思考要给自己开辟一条退路,的确是开辟,因为一旦选择了北漂,后退也变得困难。我对北京的向往如同很多人对它的向往,我对北京的无奈也如何更多人对它的无奈。

或许咪蒙助理的存在正是北京的魅力所在,但当你被她的妩媚所吸引后,退去霓裳,你会被她赤裸的现实压的难以喘息,甚至如同北大的博士一样开始怀疑人生。这里可以让你开阔眼界,但你的眼界缺总也比不过别人开阔;这里可以让你成就自我,但也仅仅成就的只是自我;这里有机会,有欲望,这里也有无奈,有迷惘。

鲜有人能成为咪蒙的助理,也鲜有人能成为北大的博士。相对于他们对北京的依赖,其实北京更依赖他们。而我也更依赖你们。

评论(1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1. 今天被朋友圈的两篇文章刷了屏,一篇是自媒体网红咪蒙的《说来惭愧,我的助理月薪才5万》,另一篇则是《清华硕士集体逃离北京!中科院科研人员:我为什么离开》。好无疑问,两篇文章的标题都相当吸引眼球,而我也是完完整整的读完了这两篇文章。